• 一时多嘴在围脖上回了一个帖子。大致是某红二代在推荐某唐璜。据说伤了无数女人的心,有人想征服她可以牵线。于是大小姑娘们都出来表示要收拾该名男子。一姑娘说,收拾到是不想收拾,不过这样的人应该捉弄一下。我真的很多嘴,回了个,我觉得你连收拾他的机会都没有。姑娘生气了,换别人这么说我我也会生气,当然我在任何时候都没想过要收拾情圣,那是多无聊的一件事。

    我也不是贬低姑娘,我只是觉得这种男人,对待女人,已经很有经验了,对什么人要用什么样的方法,早已熟知在心。甚至于,他会第一时间判断,值不值得浪费时间在你身上。大抵聪明漂亮的男人,内心都很懂得自己的优势,优秀才貌加上身家背景。向一个见面三小时的人承诺终身,说明他清楚的判断了所有的形势。灰姑娘的故事远不是生活主流。在很多人的爱情模式里,门当户对是最起码的条件,有了这些才有产生爱情的可能。

    但是我错啦。这姑娘说我不了解她,也不知道她是谁,凭什么做这样的判断。当然,她很克制,没有对我破口大骂。好吧,我去了解一下,结果了解之后,多少悲从中来。这姑娘大约就是传说中的有想法也有力量要回来为人民服务的官二代其中的一个

  • 我的童年没看过《童话大王》,却看过一本叫做《十月》的杂志,那里有一篇文章,其实是个话剧,是高行健的《车站》。另一篇名字忘了,大约是讲述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友谊的。马克思写信给恩格斯,不是要钱就是抱怨生活贫困,不然就是又把燕妮的啥啥嫁妆给卖了。那会儿我没理解伟大友谊,只是想这男人真窝囊。

    再后来听到一个故事:马克思和家里女仆(好像就是他老婆的陪嫁丫头)有个私生子。女仆怀上之后,老马怕老婆发飙,就写信向恩格斯求救,恩格斯就把这黑锅顶了下来,现在在某博物还有这封信。这不是最雷的,最天雷的是小时候思想品德课外教材有篇说马克思尊重劳动人民,很听这位女仆的话。当然,没说他俩有一腿。

    找到《1Q84》里反复提及的雅纳切克的《小交响曲》,心思杂乱的听了几遍。一向不怎么喜欢管弦乐,自然听不出个中美好,而且觉得听起来声音不够干净。

    但是我是多么善于自省啊,于是开始怀疑,在某个午夜,窗外沥沥下着雨,我在窗边用安静的黑胶碟听这个,手里握着一杯加了冰块的威士忌,会是什么感觉。是否会和青豆在拥挤的高速公路上,用出租车里的豪华音响听这首曲子的感觉一致。听完整个乐章需要差不多二十五分钟,这并不是一段很短的时间,而青豆还赶着去杀人。集合其这所有的因素,她应该是怎么样的心情。是否顺理成章的就把自己代入了并行的1Q84,我无法把自己放进这个情境,归根结底,是我的心不够静?还是,缺一杯酒?

    唯一能让我开心的是在这里,村上终于不再反复历数他喜爱的爵士和摇滚乐手,繁复的威士忌品牌,恰到好处的青瓜三文治。当然,这一切都比不上我不用再看到“摧枯拉朽”这个词所带来的愉悦。

  • 2010-01-19

    爱欲 - [那些书]

    我渴望看到萨拉在这个故事里与某位男士有肌肤之亲,任何一位。

    多丽丝莱辛的《又来了,爱情》。故事很……一个六十岁的女编剧,在一场演出中重新焕发爱的渴望,三个年龄跨度从二十几岁到四十几岁的男人都爱上了她。她狂热的想爱,所以她每夜纠结着做春 梦,但是始终没有和任何一个人在一起。小说里说,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二十岁,身材匀称挺拔。似乎这是爱情故事必要的基础,有个漂亮容貌和挺拔身姿,不老 容颜。这世上,大多数人认同男人找一个年轻姑娘,但是女人找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自己那一关都过不去。

    当然,杜拉斯过得去,但是那是特例,爱有很多形式。但是如果一个人每夜都做春梦,实在不能说是爱情小说的圆满形式。说得俗套一点,谁都想不落遗憾的活着,但是遗憾是生活的一部分。

    对我来说,我更希望遗憾是小说里的一部分,放自己身上,挺难这么豁达。

    从上海回来的前一夜,和奥斯卡聊了很久,也聊了很多。我说我知道很多关于自己的问题的起因,过程,结果,也知道症结所在,可是还是没法克服。这就是软弱的人啊,而且,自己说的时候都觉得在找借口。

    那么厚的一本书,我一直等着看她与某一位男士有肌肤之亲,结果全看完了也没有,守了三十年的寡,终于等来爱情,结果什么都没发生。可以这么说吗?性其实无关紧要,三十年前有过了,后面就只是重复。。。。。

    但是有人是因为现重复放弃性吗?有的,因为厌倦了。但我宁愿相信那是对特定对象厌倦了,而不是对性本身。当然,宗教是相信你会厌倦的,南传佛教里就是让人尽情去做想做的事,不忌讳,然后你就会厌倦,然后开悟了。让你去看尸体慢慢地腐烂,跟尸体睡在一起,人的眼睛是最先腐烂的。可是,为什么是眼睛呢?因为不该看吗?

    这个故事里还有个有趣的地方,女编剧认识了另一个写这个故事的男编剧,他们年龄相仿,很谈得来,可以说一见如故,属于知己范畴。但是,他们各自迷恋上了年轻的对象,不爱对方。所以,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是留恋青春的,都不愿意照镜子般的去面对一脸沧桑。

    有天看小木的开心网记录,有这么一句话:不想长大,可我已经老了;有时间和你喝咖啡,可你没空了。那些挑灯夜读,千军万马的日子,在克制和忍耐所有欲望,现 在无需出人头地了,却也无爱了。少年时追逐而立之年的男子,经常自己爱得面目全非,对方面无表情。以为自己全都不对,以为自己不配爱。待到自己而立之年, 方知而立之年难有爱,连一次心慌一次难过都那么难

    最近看亦舒的新书,也都是老少配的格局,男的女的都要找比自己小二十岁的,想来是浪费时间啊,不过也没更好的事情可以做。

  • 2010-01-18

    旧时 - [那些个夜晚]

    降温了,很突然。换了羽绒被,但是还是觉得冷,再加上羊毛被,开着暖炉,仍然冷得像被冰封了一样。睡梦中醒来,四处找不到衣服,胡乱穿戴了,出去一看,居然是冰天雪地的广州城。珠江结了冰,脏脏的冰面上面覆着积雪,水泥森林一片深深浅浅的白色,睡梦中我都知道这种状况不可能。拼命思考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形出现,想了很久,得出一个答案:现在2008年的一月。

    醒后更觉得生活也不过是一个更漫长的梦,阅读器里有许多陌生人的博客,我像一个偷窥者一样窥探着许多人的生活,看他们伤春悲秋,生老病死,仿佛一起经历了生活,时常有冲动想写封信,告诉对方:我在看着呢。

    但是事实上我们连自己的伤痛都无法慰藉,

    福州西湖边有个很长的栈道,第一次走过,只觉漫长,无休止般,且没有岔路可以选择。于是恒久的走着,阴影里有时看到情侣依偎着呢喃,也有坐在地上沉默的两个人,旁边放了一瓶开了的红酒。

    倒是喝酒的好去处,我心想。

    蒲团儿三个多月了,大了很多,但是还是很瘦。也不知道是她精力过于旺盛,还是我照顾得不好。最寒冷的夜里,我和她依偎着睡,她和我一样不喜欢蒙被子,所以总是贴着我的脖子伏在我肩膀上,把头露在被子外面,安静的呼噜着。

  • 2009-11-29

    拯救地球 - [那些个夜晚]

    地球毁灭的原因是因为日全食和彗星相撞

    地球失去所有引力

    于是开始扭曲变形

    由球面体拉伸转化为一个平面

    转换的过程中,平面横移

    街道和人都像鬼一样可以穿来穿去,却不会互相撞上

    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整个银河系都是安安静静的,星星们沉默的旋转着,按照自己的轨 迹。亿万年来都是如此,他们沉默的旋转着,看着地球,那是个不大的星球,有蓝色的海洋,还有许多生命。他们营营役役,不断的来回奔走。生命像流星般短暂, 却至死不渝的折腾。迅速的苍老,死去。不断的被新的生命替代。

    他们以为自己是宇宙的唯一,试图统治宇宙,却不知道,他们其实无能为力。

    星星们看我们,就像我们看蚂蚁,是这样的吧。


    最后如何拯救呢?我猜想,是炸掉一颗星球,恢复引力,一切归于平静。

     
    henry 说:
     很美国呀
    玉雪洲 说:
     所以我在想,说不定是真的呐
    henry 说:
     就你一人瞎忙乎?
    玉雪洲 说:
     好多人忙
     鸡飞狗跳的

  • 2009-11-29

    及时行乐 - [那些个夜晚]

    许肉肉离开福州之前,经常的一个晚饭后活动就是去她家楼下的一个小咖啡馆喝一杯美式黑咖啡。后来她走了,我不能一个人坐在街边喝咖啡拗造型,只能叫停这个项目。

    于是她就把自己家闲置的一个咖啡壶送给了我,我去买了一包曼特宁,麻烦老板帮我磨成粉。每天早上醒来就先煮一壶咖啡,然后洗脸刷牙,洗漱结束咖啡就煮好了,香味四溢。

    一个星期的功夫我就喝掉了半包。正想着什么时候去再拿一包回来喝,华华送了我一包蓝山。

    起床后还是同样的程序,一打开咖啡的包装已经觉得味道很特别,煮开后喝了一口,味道好到心都碎了。

    上班后我就开始发愁,且不说喝了这个,我余下的曼特宁该怎么办。更让我心碎的是,喝完这一包蓝山,我接下来喝什么呢?

    凯文说:一看你就不是及时行乐的人。

    是的,我的境界咋就这么低呢。

  • 2009-11-23

    关于 神 - [那些个夜晚]

    拉西亚是一个神,他住在一个很美的地方,红花绿树,蓝天白云,一切都很美,可是寂寞。

    有一天,他拆下自己的左臂,做了一个天使来陪伴自己。从他的血肉里分离出的天使非常美。

    天使很活泼,他很快爱上了这个世界,可是他不喜欢拉西亚。

    有一天,天使看到一朵玫瑰,他说:玫瑰你真美,可以四处走走就好了。

    玫瑰说:用你的鲜血浇灌我,不用很多,一点就够了。

    天使割破自己的手指,滴在玫瑰上,玫瑰就活了,变成一个美丽的姑娘。天使拉着玫瑰的手离开了这里。

    拉西亚很寂寞,他是一个神,而且,他的左臂没有了。

  • 2009-11-23

    境由心生 - [那些个夜晚]

    那是一个不太漫长但是极其煎熬的等待,我用各种方法试图证明我的运算模式的正确,以及我多么的适合这个群体,或者,这个社会。最后,我被接纳了。

    如果可以描述,我只能说我期待的这个世界像是在地下很深的地方,所有的屋子看起来都像防空洞,圆弧形的屋顶,暗淡的灯,温暖潮湿的空气,有一点淡淡的霉味儿,还有一个像火车站的行李寄存处一样的服务台。很多人来回走过,我却记不住任何一张脸,像是一群的暗夜幽灵。

    那 天,我坐在一个长条桌子旁边,来了一群人,他们面色苍白,浓重黑眼圈,浑身都是铁钉。他们造型朋克,看起来像是不良少年,但是他们显然已经是成年人了,而 且每个人都有两颗白森森的突出的犬齿。其中一个姑娘走到我旁边坐下,问我如何看待他们,是否相信那些关于他们的所有的传说。

    我说:我相信精神力量强大到一定程度可以超越物理法则,所以,如果你坚信关于你的所有的一切,那么我也相信。

    她接着问:你怕吗?怕我把你也变成吸血鬼吗?

    我说:我没有信仰,所以我不相信你的永生。我什么都不信,所以我不怕。

    而说这话的时候,我的心底其实没有那么勇敢。我怕,怕被变成吸血鬼,怕只能生活在暗夜,怕永生不死的寂寞,怕被人看成怪物。

    然 后他们走了,我问,接下来我该做什么?有人说,你去打个电话和记录的人交待一下刚才的谈话。我明白了,我的工作就是谈话和记录。我去那个衣帽间,有人拿了 一部老式话机,拨了好长的一串密码般的号码,把听筒递给我。之后有人接听,问我问题。我如实答复,电话那边的人显然对这个答案有些失望。停顿了一下,他 说:那好吧,你先回去。

    我从一个防空洞走到另一个防空洞,这地方大约有五十平方,放了很多很大的矮桌子,旁边是宫廷风格的大沙发,每个桌 子上都有一个巨大的花瓶和累累的花束。还有几张纸,密密麻麻的写着字,应该是星空排列图和说明,或者星座,或者其他的什么和占星有关的东西。我拿过一张, 仔细看了很久。而记忆像微风吹拂过一样,所有的东西看过就转眼忘记了。

    洞里还有一个长方形的桌子,看起来像药剂师或者女巫的操作台。 两个小伙子忙碌着,其中一个问我喝什么,我说绿茶。于是我看到他抓起一把褐色的泥土,倒进一个巨大的勺子,又抓了点什么进去,然后到了一点水,之后它们就 开始沸腾,体积膨胀了两倍,颜色可疑,冒着泡泡。他拿了一个杯子,把这一堆东西倒进去,递给我说:你的绿茶。奇怪,玻璃杯子里俨然已经是清澈的绿茶,还弥 漫着瓜片特有的香气。

    我狐疑的拿过,这时另一个人走过来说了一串我听不懂的语言,小伙子重复了一次刚才的操作过程,给了他一杯黄芥末一样的饮料。

    回到桌前,有人问我在做什么,我指着那一叠纸说:我在看这个。那人说:一块玻璃有什么好看的。

    我再一看,不禁大惊失色。桌子上的那一叠纸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水晶纸镇。再看其他桌子,原来放了纸的位置,都换成了其他各种各样的物件,只是那些纸张,不翼而飞。

  • 人山人海十年唱聚@上海

     

    黃耀明聯同人山人海一衆成員:林二汶@at17,盧凱彤@at17,蔡德才,于逸堯,梁基爵,何秀萍,郭啓華,陳浩峰,Joyce齊齊上上海。 

    好友周耀輝從荷蘭飛來加入派對。 

    時間:11月15日 晚上7時 

    場館:MAO Livehouse Shanghai 

    地址:上海市淮海西路570號32棟(紅坊直入) 

    主辦:人山人海 壹樣文藝 

    承辦:MAO Livehouse Shanghai 

    官方淘寶店:http://shop36053852.taobao.com 

    咨詢電話:021-62277332(mao) 13826008510(手機短信) 

    飛過千山萬水,縮短彼此距離。 

    彈彈唱唱十年經典,說說笑笑八卦樂事。 

    你,也來玩嗎? 

    直達購票通道 

    【人海區】送人山人海珍藏圍巾 

    http://item.taobao.com/auction/item_detail.jhtml?ite

     【人山區】 

    http://item.taobao.com/auction/item_detail.jhtml?item_id=53c077d58a8563f1bcecd4e93ac0da89&x_id=0db2 

    注1:上海活動現場還有少量人山人海圍巾、紀念T恤和特刊供粉絲珍藏。 

    注2:而本站結束後,大派對形式的十年唱聚將告一段落。下階段系列活動請密切留意人山人海網站及壹樣文藝會員通訊 

  • 混哥混妹们也许最容易感觉到沧桑。在“这个圈子里,三十岁已经很老,很老了。因为他们曾如此用力的抛掷青春,把未来的可能性耗尽了,等在前面的不是什么光明多彩前景,而是属于更年轻人的世界里“不断猜测,疑忌,自惭,渐渐枯萎而死”。因而我们知道,“混”是多么奢侈豪爽的举动,流星穿过气层一般,火柴划过磷纸一般,瞬间的摧残和永远的黯淡。 
       
    这就是生活带给我们的,最残酷的吧。 

    一个青春不再的男人,在寻欢时摸到年纪可做孙女的十七岁女孩凉软的胸乳时,”肚底抽起一丝凌厉颤动:,很悲凉的察觉一下子四十年过去。这种哀伤,不是浑浊的眼角落下的一滴眼泪和一丝苦笑,甚至于一个无奈的眼色可以诠释。 
       
    我们终究要孤独的老去,靠记忆存活。而记忆是如此的不可靠,我们只记住自己想记住的事情,于是回忆都不可推敲。